别网恋

今晚要獨佔我嗎?

青少年活動中心

要学好。法斯法菲莱特咀嚼着,老师的话语对准他,老师说:法斯法菲莱特,你要学好。他想了又想,想了又想,到了春天恍然大悟是我不够好。蒲公英和黄蝴蝶环抱法斯法菲莱特的时候戴雅走过来发现了水池前的他,法斯法菲莱特确信戴雅不会有和他同样的经历,所以他赌气地跑掉,躲在墙后边又开始担心戴雅会不会因他而生气。老师告诉他:你要学好,你还不够好。法斯法菲莱特想学好,睡前偷偷摸进戴雅的房间,让花束滑入他的鞋底。那夜他听着戴雅的梦语沉沉浮浮,第二天醒来眼前坐着迷茫的戴雅。法斯法菲莱特发誓再也不要逃跑了。他喘着气萎缩在草地,软弱的他抚摸自己软弱的外壳,发愿此后再也不需要逃跑。于是法斯法菲莱特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直视戴雅,...

到月球

所有认识法斯法菲莱特的人都和他交了朋友,他们都知道,法斯法菲莱特讨厌投机取巧。所以没有人会去怀疑法斯法菲莱特与辰砂关系恶劣,在他们看来,两人的不对盘叫命运。

硝烟味由辰砂起头,一路蔓延至法斯法菲莱特的寝室,伤及无辜时法斯法菲莱特代他说对不起,换来他的一声冷哼,辰砂像赤红色的太阳一样放射。哪怕法斯法菲莱特还什么都没做过,他的外表就注定让辰砂喜欢不起来。辰砂讨厌法斯法菲莱特,不单单是指法斯法菲莱特一人,所有月人喜欢的,他都讨厌。辰砂是最特殊的存在。他克制欲望,没有丁点善意,他的善与恶钻进毒液里,全部是赠予月人的礼物。那天的法斯法菲莱特比起质问更像是在无理取闹,但辰砂看见他,就好像看到了金刚老师,...

鬆土以後就可以種樹了

法斯法菲莱特听闻附近闹鬼,过阵子还要请人来工作,他打听了会便失了兴致。摩尔迦看不惯他这幅样子,两人斗两句嘴,最后是高修拦住了摩尔迦,冲摩尔迦摇摇头,把法斯挡得严严实实。摩尔迦被高修看得心虚,心不甘情不愿地说算了。他说磷,你走吧。

那法斯法菲莱特走了吗?

他要走,他当然要走。他想了,我要走得远远的,到摩根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去,看他们回去以后该怎么交代。法斯拣树梢坠着的果,奔着小溪流跑,他对水面笑时用那颗不知道熟没熟的果实掩过眼睛,感觉就像是自己也变成了澄澄的黄色。可法斯法菲莱特才三百岁,果肉含在他嘴中,他哪里尝过这么强烈的味道。法斯不好受,现如今也只能打住吞咽下肚。尽管老师曾教育过他,囫囵吞枣...

© 别网恋 | Powered by LOFTER